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斩草除根

    丙吉。

    西汉名臣,麒麟阁十一功臣之一。

    少年时,研习律令,一开始任鲁国狱吏,后迁廷尉监。

    汉武帝末,奉诏治理巫蛊郡邸狱。

    当时皇曾孙刘病已(即汉宣帝)刚刚出生几个月,受卫太子刘据之案牵连被关在狱中。

    丙吉同情太子及刘病已的无辜,挑选谨慎厚道的女囚徒,命令她们护养刘询,独处宽敞干燥的牢室。

    丙吉知晓太子冤枉,处理巫蛊案件,连续多年不能结案。

    刘病已重病,几次几乎死去,丙吉多次嘱咐护养他的乳母好好用药治疗,照顾刘病已很有恩惠,用自己的俸禄供给他的衣食,教他读书写字,竭力保护。

    十余年后,昌邑王被废,丙吉向霍光推荐已经长大的刘病已。

    刘病已即位后,丙吉却从未主动提起曾经的功劳。

    皇帝和群臣,皆不知晓。

    直到后来,因为一名女婢都得知。

    刘病已感恩,封其为博阳候,推辞不受,自认无功。

    丙吉宽厚礼让,受宣帝及以后帝王称赞,绘像麒麟阁,为麒麟阁十一功臣之一,福延子孙。

    …

    卫言想着这段历史,不禁再次为此人的忠厚与风骨所倾倒。

    刚刚那番言辞激烈胆大包天的话,自然也是为了试探这名廷尉监大人,看看其是否真如历史上那般纯良正直。

    如今看来,这的确是一位好人。

    不然就凭着他刚刚那番话,早就被拖出去砍头了。

    “言哥哥,你是个好人。”

    卫言正想着事情时,却冷不丁被小萝莉送了个好人卡,扭头看去,刘解忧正噙着眼泪,梨花带雨地看着他。

    卫言很想说,我不想做好人啊,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到老啊。

    刘解忧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抽泣道:“现在,就只有言哥哥敢说爹爹是冤枉的,还敢当着那个坏人的面说,言哥哥好勇敢。”

    说着,她握紧了小拳头,咬着牙道:“等我出去了,我一定要为爹爹洗刷冤屈,报仇雪恨,杀光那些陷害爹爹的坏蛋!”

    “小优。”

    刘舞忧连忙走过来,捂住了她的嘴巴。

    这话若是传出去,只怕那些奸恶小人,会想方设法来除掉他们。

    卫言看了这少女一眼,这才想起手上的东西还没有还人家,连忙递了上去,道:“舞忧妹妹,谢谢你。”

    刘舞忧脸红了一下,连忙接过,低着头,轻声道:“是我该谢谢你的。谢谢你仗义执言,为我爹爹说话。”

    隔壁的牢室突然传来了刘病已的声音:“言哥,舞忧的玉佩和八字你收下,不用还给她了。”

    此话一出,刘舞忧愣了一下,随即满脸羞红,刚准备收起的玉佩和八字,只得紧紧地攥在了手心,脑袋几乎垂到了胸口,连两只白皙的小耳朵都红了。

    卫言却突然转头看着刘病已,正色道:“那怎么行,这东西是舞忧妹妹的,我怎么能据为己有?我虽然穷,但绝对不是贪图便宜的人!病已,你可不能侮辱我!”

    刘病已:“……”

    “傻瓜!”

    就连小萝莉刘解忧都看不下去了,翻了个白眼,唉声叹气。

    枉她费尽心机,把姐姐的东西偷到手,塞到他的身上,却想不到这家伙是个榆木疙瘩,完全不开窍!

    “小东,小西!来来来,今天哥哥心情好,来多给你们讲两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