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他把他的嫂子强奸了

    三十八岁的王伟和小自己两岁的太太陈玉是三年前移民到雪梨的,开始由於王伟在台北还有生意,所以经常两

    头跑,人很累。去年王伟决定收掉生意,过一段时间安定的生活。不久他把在台北的资金抽掉,并在雪梨的曼利海

    滩附近,花了七十多万澳币买了一栋房子,开始过悠闲的移民生活。但是没多久王伟对如此的生活感到乏味了,他

    需要寻回些刺激。

    一天晚上,太太陈玉去美容院做美容,王伟独自出门,到唐人街的大水车卡拉ok去找乐子,碰见王伟几年前在

    大陆做生意的合伙人李强。

    李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身材魁梧,手握「大哥大」,身旁还倚偎着一为二十六岁左右的漂亮女郎,一副派

    头十足样。

    他乡遇故人,分外热情,他们手拉着手寒喧一番,王伟从李强口中知道,李强已和前妻离婚,一年前移民来澳

    洲,现在开一家电脑公司,进口周边零组件,生意已经稳定,身边这位姑娘是他的新婚妻子,原是上海到澳洲的自

    费留学生,读的是英语,现在澳洲一家时装公司担任模特儿的工作,叫赵美霞,朋友妻引人遐思王伟忍不住多看了

    美霞几眼,这女子细皮嫩肉,眉清目秀,身上穿一件粉红色的闪光旗袍,衬

    ◆◆◆,获取更多精彩内容请发送邮件到wwwmmjizhongcom@。◆◆◆

    脱出高挑身材,胸前的双乳坚挺,被衣

    裳包的紧紧的,衣着下裂叉很高,几乎要裂到两股上,显现大腿晶亮丰满,很有丰姿,让王伟很心动,跨下那根小

    弟弟都不自觉粗状起来。

    他们一起进了卡拉ok,定了一间宽敞舒适的包厢,赵美霞唱了一支又一支的歌,王伟也唱了许多歌、又喝了

    很多酒,王伟趁李强上厕所之际,借着酒意,往美霞身上挨过去,毛手毛脚一番,美霞含羞笑笑,似乎不太介意,

    王伟很是高兴,感到今天是到澳洲最开怀的一天。

    从这天起李强成了王伟在澳洲最亲密的莫逆之交,俩人常聚在一起、难分难舍,一天晚上,美霞到达令港的国

    际展览馆表演时装去了,王伟和李强坐在李强家的客厅裏喝酒,三杯黄汤下肚,天南地北闲聊,後来王伟盯着李强

    家裏客厅墙上挂着美霞的各式时装照,感慨地说:「李兄,你真好福气,能有美霞这样天姿国色的美人相伴,也不

    枉此生。呵!呵!」

    李强也酒後吐真言,摇头晃脑毫无固忌地说:「美霞那比的上你家的陈玉,大嫂是台湾交通大学的校花,一流

    的身材、沉鱼落雁的容貌。」

    「那裏,都已三十好几了,步入中年的老女人了,怎比得上美霞娇艳欲低的年轻美人。」

    「王兄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人家说女人四十一枝花,大嫂也不过三十多而已,正如花朵绽放的时刻,况且大嫂

    的容貌一点也无法让人知道她的年龄,那个男人看到她不想一亲芳泽的。」

    「那我们交换老婆怎样?」王伟说「就怕陈玉嫂嫂不肯答应。」李强说「美霞会反对吗?」

    「她敢!」李强说:「我叫她往东,她不敢往西。」

    「一言为定。」王伟伸出手掌。

    「一言为定。」李强用手掌往王伟手掌上响亮地拍了一下。

    正在说笑间,美霞回来了,显然,她还沉醉在艺术气氛中,进门嘻嘻一笑,用一字形步伐在他们面前走了几个

    来回。

    「坐下」李强轻声说,美霞立刻轻手轻脚走过来,依偎在丈夫身边,相一隻温驯的小猫。这时纱发对面的电视

    正播放一部r级的成人电影,俩对男女正在交换性伴侣做爱,李强对着闪亮的萤幕,赞叹着说道:「你看人家洋人

    过的啥日子,多会享乐?像这样过上几天,死也值得了!」

    「晤……」美霞不高兴了,噘着嘴用肩撞他,撒骄地说:「人家有那点不曾满足你?为什么这样说。」

    「别闹!」李强说:「明天我们到王兄家去,你和陈玉姐交换一下位置,我们也像洋人一样快乐一下,在雪梨

    实在太闷了。」

    「哎呦,好好笑」美霞以为丈夫在开玩笑,按住他的大腿直摇。

    「有什么好笑的?」李强瞪了妻子一眼,「就这样说定了!」

    美霞不说话,看看丈夫,又看看王伟,王伟对她了一下眼,美霞知到这将会成为事实,倏地站了起来,双手掩

    面悲伤的冲进卧室。

    「王兄,明天就看你的了!」李强对王伟挤了一下眼睛,用嘴往卧室方向了,「放心吧,她明天随你骑。」

    回到家後,王伟失眠了,他靠在床头一言不发,望着已经熟睡的陈玉。

    陈玉喜欢裸睡,体态婀娜而丰腴,此刻她迷人的身段在雪白的肌肤衬托下,显得娇艳无比,然而结婚十多年,

    王伟翻来覆去同她作爱,陈玉实在已经引不起他的性欲,他必须追求其它的新鲜刺激,否则日子会被闷死。

    王伟一支烟接着一支,陈玉被弄省了,她爬起来,将头放在王伟胸膛上,仰面望着忽明忽暗的烟头,看出丈夫

    有满腹心事,便柔声问:「伟,你怎么了?」

    荒唐提议「玉,你明天和美霞临时换换位置怎么样?我已和李强商量好了,明晚他们就来我们家。」

    陈玉疑惑地说:「什么意思?」

    「换妻。」王伟坚定地说。

    「你没搞错吧?你疯了!」陈玉猛地从王伟怀裏挣紮出来,感觉耳朵「嗡」

    的一声,脑袋一下胀大了许多倍。

    王伟沉默了一会儿,将长长的烟头按在烟灰缸裏彷佛下定了什么决心,冷冷地说:「小玉,如果不答应这件事,

    我们就离婚!」说完,他下床,抱着自己的铺盖到客厅的长纱发上睡觉去了。

    这天晚上,陈玉整整哭了一夜,快天亮时才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会儿,陈玉别无选择,她离不开王伟。

    夜来临了,这是雪梨一个普通的夏夜,王伟坐在面临海洋的公寓裏吹着凉风,王伟踌躇满志仰卧纱发上,摇晃

    着脚尖,不时看看手表,又看看卧室。卧室裏,瑟瑟发抖的陈玉蜷缩在床上,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

    墙上的自鸣钟刚敲过八下就有人敲门,王伟快步上前,拉开门,门外站着李强夫妇。他们夫妇今天的穿着又是

    一番不同,李强身上穿着紫红色真丝衬衫,下着牛仔短裤,刚整过发,显得神采飞扬;美霞则穿一件胸口开得很低

    的粉红色连衫裙,一对圆得像馒头的乳房,高耸地起伏着,露出粉白细嫩的上半部。王伟偷偷瞥了她一眼,见她浓

    妆艳抹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紧张的神色,知到李强已经完全说服她了,心裏踏实了许多,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