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八章

    “我今天听到了你和爷爷的谈话。”

    忽然,秦明远来了一句。

    他铺平了衣袖,修长的手指在名贵精致的袖口上摩挲,眼睛微垂。

    从苏棉这个角度,只能见到他半边轮廓分明的脸,紧紧地绷着。

    他又说“我最开始误会了你,我以为你和苏家是同类人,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为了嫁进秦家,费尽一切心思讨好爷爷。我最初对你的印象是一个为了名利可以牺牲自己的后半辈子的心机女人,你知道什么对你最有利。我不知道你也是被迫的,这场婚姻里,在最初,你和我都并非心甘情愿。”

    他又说“我对你有所误会,认为你趋炎附势,认为你曲意逢迎,认为你没有任何可取之处,所以对你处处挑剔,态度也十分恶劣,一来是想知道你能曲意逢迎到什么地步,二来是把婚姻给我带来的不满通通发泄了你身上。”

    苏棉张张嘴。

    秦明远又摇摇头,说“你先别说,让我先说。”

    他又说“我对你有偏见,以至于后来不管是谁在我面前夸你,我都觉得是你的别有所图。爸妈对你赞赏有加,爷爷也分外宠爱你,就连严厉的哥哥也对你颇有赞词,大嫂也和你亲密无间。我那时没和你真正相处,甚至认为你给秦家下了药,直到和你相处的日子多了,才渐渐明白为什么家里人都喜欢你。你观察细微,你聪明体贴,和你相处如沐春风,不管多疲惫,只要和你说上话就觉得疲惫一扫而空。我渐渐察觉到你的优点,可是仍旧抗拒于苏家最初的企图。我死要面子,自大又傲娇,死活不肯承认就算你是心怀不轨我也认了的事实。我想靠近你想触碰你想把你抱在怀里,我自私又怯懦,只敢借酒麻痹自己的内心,才敢靠近你”

    “再后来,我去内蒙拍戏,从马背上摔了下来,走马灯花的瞬间,我开始面对自己的真心。不管你是什么样的秦太太,我都接受,也愿意接受养育你的家庭。”

    “我是真心想和你一起走下去的。”

    “过往我的喜怒无常对你造成的伤害已经无法挽回,我知道道歉于事无补,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来弥补”

    他内心愧疚得无以复加。

    过去他发泄着自己的不满,却未察觉到秦太太的心思。

    她被养父母逼着嫁进秦家,对着一个自己不爱的丈夫,丈夫还对她态度恶劣,喜怒无常的性子宛如暴君一般,这样的秦太太当时心里有多委屈,又有多难过。

    起初他不能理解秦太太为什么会画漫画内涵他,现在他明白了。

    如同他对这门婚姻的不满,他的发泄方式是折腾秦太太。

    而秦太太的发泄方式,是画漫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