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安宁与邪异

    沪城的天气在十多天前就已经凉了下来。

    夜露生寒,路灯结雾。

    原本萦绕在灯光里的蛾蝶飞虫早已经死在了那夜风中,像是残花一样,在距灯下的石板上铺了一地,然后在清晨天色初亮之时,被扫进了垃圾桶中。

    隗林已经从秦岭回来了,后续的事后其他的人解决,他这一类人,从来都是做最难的攻坚。

    窗台灯光下。

    隗林在电脑前写着一份《关于泰岭失踪事件的调查报告》。

    写完之后,发出送出去,这是一份s级加密的邮件报告,直接上传到属于夏国内部开发出来的软件,甚至他这一台电脑都由上面让人送过来的,属于加了密的。

    之前那些失踪的人,都迷失在了那镜门内部的混乱空间里,有些救回来了,有些则已经找不到了。

    那一面镜子已经经过层层封印之后,被后续的人接管了。

    现在隗林写的是他自己对于这件事前因后果的分析,有些事情,即使是别人全程参与,但也不会知道其中的一些事情。

    他将自己心中的一些猜测和一些可以确定的东西都写进去了,他对于这种事情从不喜欢隐瞒,在他看来事无不对人言,更何况,背负秘密生活,是很沉重的。

    所以,能够说出去的就说出去,让那些愿意操心这些人去操心。

    传讯永远是一件慎重的事,尤其是是在神秘侧的世界之中,不过,科技侧的一些东西确实要比神秘侧的方便很多。

    但是,他所知道的,仍然有一些人仍然遵循着老一辈的传讯方式,比如驱使灵物传讯,或者是通过他本门的某种密法来传讯。

    诚然,这些古老的传读方式很隐密,不容易被人窃取,但是却也有很大的局限性,只能够通过指定的方式传递。

    隗林的报告会直接传送到那些头头们的邮箱里。

    而同时,他也通过那个软件,看到了一份《世界气候调查报告》的文件。

    这种报告看名字似乎很普通,很大众,但是他知道能够出现在这里的报告,绝对不会是简单的

    他点开,摄相头亮了,照了一下他本人的瞳孔,然后那份报告才打开。

    他快速的浏览着。

    这一份报告里面,详细的说了世界各地的气候变化,以及一些植物、动作身上发生的一些异变。

    气候的变化倒不算大,但是却明确的说明了,空气之中多了某种物质,就像是添加剂的效果一样,让人、动物植物都都变的躁动,原本的一些本能都有大大小小的强化或异化。

    隗林看着窗户外面院子里的那些滕蔓植物,原本即使是没有落叶,但是也不会再怎么抽新枝的,更没有可能开花,可是这些都有些不一样,它们吐了新枝,并且开花,甚至他还看到在夜晚的时候,野猫与老鼠在嬉戏。

    他可以肯定,那野猫和老鼠都已经有了灵智,还有,白天的时候有一只麻雀飞到他的窗台,一直在观察着他。

    他能够很敏锐的感觉到,那一只麻雀是在学习人类的东西。

    在冬天里,尤其是这样的城里麻雀几乎是不可能见到,而且他还看到那一只麻雀头顶长出一缕麻灰之外的白羽。

    他继续看着,当他看到其中着重用红线标出来的昆仑山时,眼神不由的郑重起来。

    昆仑山又称之为昆仑墟,是中国每一神山,号称万山之祖,在夏国有着极度神秘而神圣的色彩。

    而隗林知道在地球之外那一座城就是以昆仑为名,昆仑王在地球时,是在哪里修行的?昆仑山吗?

    以隗林的判断,以前地球被称之为大通界,那就是地球可能是类似于中转站之地的地方,四通八达,可以通过进入地球而转入许多其他的世界。

    那么,那个阳矍算不算是与地球相连的一个世界呢?

    一个小世界?

    他觉得自己真的有必要再去探一探那个阳矍府的底,看看深处到底是什么样的,又有些什么东西。

    这份报告上说,昆仑山里可能存在折叠空间,有神话在复苏。

    他现在的怀疑是,曾经的地球有许多个连接一些大大小小世界的通道,而其他界域的人想要去那里,就必须先到地球上,而要到达地球,就必须先通过昆仑王建立的界门。

    也就是说,地球是一个关键的节点。

    地球上曾经连通着许多其他世界的通道,那些连通其他世界的通道又都是谁给封禁住了,比如连通阳矍的通道,就隗林之前所了解的是原本是与地球是通的。

    很多东西都需要去解密。

    他把这一份报告看完,靠在椅子上沉思了片刻,然后下楼吃饭。

    其实他可以不吃饭的,有时候,他会想,人进化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可以和植物一样进行光合作用。

    采天罡地煞壮大自身。

    而树木不也是上面通过光合作用,下面又摄取地下的养份吗?

    阳光可称为天罡,地下的养份可称为地煞。

    楼下很安静,只有厨房里有动静,那是戴月容在准备晚饭。

    这是隗林来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中第五年的年关,之前的时候都是独自一人,而今年,则是两人。

    多了一个女人。

    来到厨房里,一阵香气扑面而来。

    戴月容回头看了隗林一眼,伸手自然的将额前的头发往耳后抚去,在这里这么多日子里,他已经习惯了隗林到点就下来吃饭,也习惯了煮两个人吃的饭和菜。

    今年是她从出生以来,第一次在这样的日子里没有在家里。

    她有一种自己已经成家的感觉,每每想到这里,她中难免泛起异样的感觉。

    上午的时候,家里还给她打过电话,问她回不回家,她当时只考虑了一秒钟就说不回。

    家里的母亲也没有问原因,似乎她不回来是应该的,是可以接受的,这让她心中少了一份顾忌。

    “这么香,煮的是什么?”

    “干茹炖土鸡。“戴月容说道。

    “新学的菜?”隗林探头将那个正在冒着白色香气的瓦罐打开看了一眼里,问道?

    “嗯。”戴月容身上穿着围裙,头发盘着,皎白的面容,修长的脖子,鼓胀的胸脯。

    她正拿着汤勺舀起小锅里的的甜品,装着没有感觉到隗林在打量着她。

    但是她从脸颊蔓延到耳垂的红晕,却昭示了她的心情。

    她将汤勺里的甜汤轻轻的吹了吹,然后抿了一口。

    一股甜腻冲入喉舌之中,让她有一种晕晕的感觉。

    “好吃吗?”隗林问道。

    戴月容没有回答,她表面不动声色,心却如沸水一样的翻涌,突然有一个以前偶然看到的一个偶像剧情节浮现在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她想到之后,就忍不住的那么去做。

    她舀起半勺甜汤,抬起,伸到隗林的嘴边,她用行动来回答隗林的话。

    戴月容看了隗林一眼,便只盯着手中的勺子,而隗林看到她的样子,那从脸到脖子的一片嫣红,然而表情却是一脸正经,像是在做到女孩子最正经的事,端庄形态。

    但是那颤抖的眼睫毛,和那微微的有些急促的呼吸,出卖了她的心情。

    隗林低头去喝,但是眼睛却盯着戴月容看,双方眼神接触的一刹那,他的心像是被什么触动了一下。

    那是一双天然有着几分贵气的凤眼,此时正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

    甜汤并不怎么甜,只是微甜而已,却有一股清香。

    但是隗林脑海之中却徘徊着戴月容那装着若无其事的眼睛,那种外面装着高傲,内里含羞带怯的样子。

    在隗林的人生之中,没有遇到这样的,所以他立即还以颜色,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味道挺好的,嗯,不错,好喝。”

    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走出了厨房,没有看到戴月容嘴角的微微上翘时的样子。

    ……

    隗氏灵馆已经算是名声在外,但是最近来灵馆里的面的人反而少了。

    因为旁边的那一个土地庙又重新开了,而且前面,也开了一家灵馆,这两个都属于官方的,目的就是让隗氏灵馆不至于被各种普通的小灵异事件淹没。

    不过,这一条巷子里,仍然会有不少人从这里经过,然后拍照留念。

    世界的变化是悄然无声的,有心人却能够察觉到,而人们也会在这种情况下慢慢的接受,灵异事件在变多。

    甚至有人在网络上叫嚣着,我们的世界只是更高维度人的游戏世界而已。

    我们都是数据,我们只是世界背景里nc。

    窗外,不知何时居然下起了雪。

    院子里的台阶上的落雪已经铺出了一片白。

    无风,安安静静的下着。

    隗林与戴月容两个人坐在那里看电视。

    电视里播放的是一个最新上线的半综艺的节目,名字叫着《探索阳矍府》,正是程蔓青那些人进入阳矍府后的录像。

    这个节目是通过分组的对抗任务来介绍这个阳矍的情况,同时也是起到的实习考试的做用。

    程蔓青等人进入的阳矍府是先被隗林清理过一遍,后又被沪城靖夜局与沪城学校等联合军方的人进去处理过。

    所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危险,但是那些大地之中随时会钻出来的尸怪肯定清理不了,所以全都暴露在电视里。

    这引得了网络上的巨大的讨论。

    这样的一个节目,也让大家都对于异位面的界域有了一个更清楚的认识,那些地方绝不是什么良善之地,而是有着迥异生命形态的地方。

    戴月容坐隗林的旁边,抱着一个枕头靠在沙发上,从坐姿上来说是虽然有些随意,但也无可挑剔,而隗林则是将脚架起来,将一盘葡萄放在肚上,一边吃一边看。

    戴月容看着节目里的程蔓青探探一间黑暗的屋子,耳中听着隗林说话。

    “这间屋子里,有几个王座使徒死在这里。”隗林顺嘴介绍着。

    “王座?”戴月容并不知道什么王座。

    于是隗林将自己的推测及了解在这里跟戴月容讲解了一番。

    “也就是说,我们地球正面临着那些王座的入侵?”戴月容整个人都坐直了,秀眉微皱的看着隗林。

    隗林点了点头。

    “但进入我们地球的通道被打破,所以王座们要将自己的使徒送到地球来并不容易?”戴月容继续总结着。

    “嗯。”隗林咬破一个葡萄,汁水丰满甜腻。

    “那,是什么让这些王座无法自由的出入我们地球呢?”

    “不知道。”

    “那个昆仑王真的已经死了吗?”

    “不知道。”

    “我们地球居然这么危险。”

    “没什么好担心的,天塌下来,有个子高的挡着。”隗林说道。

    “你就是那个个子高的。”戴月容凝重的对隗林说道。

    “所以,有我挡着,你不用担心。”隗林随口般的话,戴月容却觉得自己的心砰砰的跳着。

    “他这是在说,会一直保护我吗?”戴月容心中想着,眼看着电视,即使是看着程蔓青,也不觉得有什么不舒服了。

    “大争之世,诸天界域就要开启了,我们无法逃避,只能够面对。”

    “我们还有多久的时间?”戴月容问道。

    “这个说不准,我的直觉全面的融入诸天界域,还有一段时间,但是就现在面临王座的使徒入侵,则已经开始了。”

    戴月容看着隗林说着这种天大的事,却斜躺着那里吃着葡萄,还不吐皮的,心情也轻松了一些。

    雪纷飞。

    屋子只有电视的声音,和两个人的呼吸声。

    一座二千多万人口的大都市,人气旺盛,高楼林立,这一座小院,就如千里大森林之中一株大树上的一个鸟窝。

    关起门来成一统,哪管他春夏与秋冬。

    从某程度上来说,隗林其实也是有着宅属性的,虽说他对于一些事情总保持着好奇与探索之心,但是也同样的向往安定。

    这一天,隗林与戴月容两个在这座灵馆之中过了一个安静的年。

    除了手机上的一些同学的问候,就没有其他的人了,直接打电话的只有程蔓青,当时戴月容就坐在身边,她说给隗林又做了几套新衣服,还是她亲手设计的。

    戴月容知道,隗林从头到脚的衣服都是程蔓青给送来的,甚至包括内裤袜子,这一点,即使是戴月容想要插手都做不到。

    尽管她心里不舒服,但是也不得不承认,程蔓青送来的衣服穿在隗林的身上,让隗林不但精神,而且还有一种神秘和高贵的气质。

    所以她很清楚,自己在这一方面并不能够与程蔓青去竞争什么。

    若要说竞争,在以前,她从来不认为自己会跟别的女人竞争什么东西,在她看来,如果别人想要,就给她好了,无论是物质方面还是其他方面,从来都是朝她汇聚而来,不需要她去追求什么。

    直到来到了这座灵馆,自来到这灵馆之后,她就觉这种感觉特别的好,不想被其他的人破坏。

    程蔓青到了沪城,却没有到这灵馆之中来,戴月容不知道为什么,毕竟她与隗林是同学,而且关系很好,可是却没有来,她觉得可能是因为自己在这里。

    所以,两人没有碰面,但是隐隐之间,却有一种隔空竞争的意味。

    隗林吃着吃着,眼睛则是慢慢的闭上了,他的耳中听着这落雪声,那远处各家各户里里面的欢声笑语在他的耳中成为了背景,浸入心田。

    这就人间。

    万家灯火,欢声笑语,悲喜交加。

    这就是红尘万丈,即是炼心之处,也是成就道果之地。

    红尘之中寻一丝安宁,于安宁之守一方喧闹笑语。

    若即若离。

    这一刻隗林的感觉非常的奇妙。

    旁边坐着的戴月容看着隗林,很少情况下可以这样明目张胆的看隗林。

    她需要维持她的骄傲,即使留在这里,也是为了履行合约,尽管家里给他说过可以用别的方式交换她回去,但是却没有同意。

    成年人了,首先要正视自己的内心,看上了,就去争取。

    最近这段时间,她看了不少攻略。

    女孩子如何把自己心仪的男孩追到手,那些东西,那些方法,她觉得没有一个适用的,因为她觉得面前的这个人不同于凡俗。

    正当她欣赏着隗林的侧脸时,却突然看到隗林的鼻孔里,有一抹白色的光芒随着呼吸钻了出来。

    那一抹白光在虚空里仿佛有生命一样游动着,无比的迅捷,一忽儿在左,一忽儿在右,悬停于虚空,如玉盘。

    整个屋子都在这白光之中变的明亮了起来,玉盘散发着无尽的光芒,如皎月落入了屋中。

    这是剑丸。

    戴月容并没有见过,但是她知道隗林得了一枚剑丸。

    剑丸聚散无形,在天如皎月,随意而动,可化缕缕剑丝。

    这是至刚至锐的杀伐之器,可是此时在虚空里飘浮着,却是那么的美。

    剑丸像是随着他的呼吸,随着隗林的意识在起伏跳跃。

    紧接着,他又看到那一团光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