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吃醋?

    今天发生的事简直是一个比一个还让人惊讶, 陈嵘怔然地盯着徐择,视线不由自主因为徐择的话往徐择腹部落。那里一片平坦, 怎么看都不像怀孕的样子。

    “徐择你这个笑话可不好笑。”陈嵘当然不信, 他怎么可能相信,他和徐择认识这么多年, 又不是不清楚徐择身体的情况,徐择和其他oa不太一,他身体方面曾经受过损伤, 这导致他都不能被alha给标记。

    一个都不能被标记的oa, 这会和他说他怀孕了,陈嵘摇着头,怎么都觉得徐择是在和他开玩笑。

    “玩笑?不是,我说的是真的, 这里面怀了个孩子。”徐择洗过手甩干净手上的水渍, 他的右手放在自己的腹部。

    “不出意外的话, 应该怀了有一个多月了。”

    徐择表情极其认真, 不像是精神状态出了什么问题,而产生假孕的迹象。

    陈嵘印象里, 徐择确实不会拿这种事来和他开玩笑。

    “如果这事是真的,那么这个孩子是……盛柏青的?”徐择爱着盛柏青,在和盛柏青结婚后,基本很少出来和他聚餐或者玩了,之前到酒吧喝酒的事也是徐择主动提出来的,平时陈嵘联系徐择, 徐择很少会出来赴约。

    所以陈嵘确定一个事,若徐择没有撒谎,那么他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必然只会是盛柏青。

    可是怎么可能?徐择腺体后天缺陷,他这个孩子又是怎么怀上的?

    陈嵘脑袋里一团乱麻,这个答案只能徐择来替他解疑。

    “你去过医院了吗?”陈嵘在徐择走过来时转开身,给徐择让出路来。

    “还没有。”徐择说道。

    陈嵘凝着徐择纯白无瑕的脸庞“既然没去医院做详细检查,你是怎么知道自己怀孕的?”难道靠想和猜?

    “我记得你好像认识有个朋友是做医生的,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有空,方便的话,请他帮忙给我做个身体检查,当然检查费我会出。”徐择知道陈嵘在怀疑什么,觉得他根本不可能怀孩子,但他怀孕的确是事实。

    这会时间不早了,按理陈嵘一般不会在这个时间点去打扰医生朋友,只是怎么说,徐择不是其他人,是他多年好友,甚至对于陈嵘而言,徐择比他家人还要重要。

    陈嵘家家庭氛围相当好,陈嵘也是从小就被宠大的,不过虽然被宠溺着,陈嵘的性格却意外地没长歪,甚至比很多人要优秀得多,善良有正义感,因为自己被宠爱着,当遇到徐择后,知道徐择身体方面的异样,而这个异样导致徐择受到过很多异样歧视的目光,陈嵘主动走近徐择身边,在一段时间里,陈嵘甚至充当着徐择的大哥还有保护者的身份。

    陈嵘对徐择是真的好,想家人和长辈那样。

    所以在陈嵘看来,哪怕内心深处还是不信徐择能怀孕,但既然徐择说了,他愿意立刻找医生朋友过来,就算后面检查结果出来证明徐择没怀孩子,陈嵘都不会对徐择有任何奇怪的看法。

    “好,我问下他现在有没有空。”陈嵘说着回身去沙发那边拿手机给医生朋友打了个电话过去。

    “现在有空没?”电话接通了,陈嵘沉着声问。

    “有急事?”那边感到点异常。

    陈嵘应声道“算吧。”

    “那你现在在哪里?”

    “在家,不是我有什么事,是我一个哥们,你尽快开车过来。”陈嵘没有在电话里具体说是什么情况。

    “好,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的朋友也是,二十分钟,我正好离得也不远。”

    电话挂断,陈嵘放下手机同时抬目看向徐择,他没避着徐择,所以和医生朋友的谈话徐择自然都听到了。

    “他说二十分钟后到。”陈嵘把这句话复述给徐择。

    徐择点点头,向陈嵘投以感激的笑“谢谢。”

    “说什么谢?要是真有个宝宝,让他以后叫我爸爸就行。”陈嵘唇畔衔着笑,他开始思考要是徐择真怀了孕,从他肚子里生出来的宝宝,肯定会是个可爱的小天使。

    徐择微眯眼,目光似别有深意地将陈嵘给上下打量一番,随后徐择缓缓启唇“你就这么不见外?”

    “我见外什么,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啊,还是说你打算让某个渣男当你孩子的爸爸?”陈嵘话里有话。

    “当然不,他不配。”徐择笑着,眼瞳却一瞬冷下去。

    “他那种人渣当然不配,最好是连这个孩子的存在都不要知道。”一想到徐择的孩子是盛柏青的,陈嵘心头就有气,那样的渣滓怎么配有孩子,而且还是徐择怀的孩子,他们的小天使最好和盛柏青一点关系都没有。

    “孩子的事我还没想好,现在最首要的是尽快能离婚,其实我还有点担心,怕到时候出点什么小状况。”就不久前发生的事,盛柏青的白月光居然对自己竟然有点企图,这和原主的‘未来’不太一样,这个分支让徐择看不到他的未来了。

    “他敢不答应,要是他拒绝,我一定让他好看。”陈嵘拳头骤然一紧。

    徐择身体往后靠,他劝陈嵘“暴力可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没人发现的暴力,那就不叫暴力。”陈嵘有他的一套行事准则。

    徐择略惊,和陈嵘四目相对中,他微笑着没出声,似乎是默认陈嵘的说法。

    医生来的很快,说是二十分钟,其实十多分钟的时候就敲响了陈嵘家的门。徐择坐在沙发上没动,陈嵘起身去开门。

    医生提着小的医疗箱进来,因为陈嵘电话里另有其人,医生走进客厅往沙发上看,见到那里坐了姿容堪称艳绝的oa,出现在任何地方怕都会引起人注目和倾心,医生转头同陈嵘挑了挑眉,他倒是不知道陈嵘原来还金屋藏娇了——医生虽然和陈嵘认识时间长,不过却没怎么见过徐择,听说过徐择,但因为徐择和盛柏青结婚的原因,徐择现在居家做良家妇男,很少外出。

    陈嵘一看医生那表情就知道这人误会了什么,他面色严肃,打断医生的脑补“这是徐择,我之前和你提到过的,他怀孕了,你帮他做个身体检查。”

    医生顿时睁大了眼,视线落回到徐择身上,怪不得他刚刚察觉到有地方异常,走进客厅里却只闻到了陈嵘身上的信息素,没有闻到多少oa的信息素,像是徐择身上有什么屏障,从而将他的信息素给完全罩在里面。

    “怀孕了?孩子父亲是?”正常情况下如果oa身体普遍娇弱,而且怀孕中心理上更容易受到影响,徐择标记他的alha的陪伴。

    靠近oa根本没有被人标记。

    没被标记却怀了孩子,难道说徐择是让人给犯侵了?不然医生想不到其他原因导致一个没被标记的oa怀孕。

    “孩子是我准前夫的。”坐在沙发上的徐择这时也站了起来,在陈嵘回复之前他先做了个解释。

    “准前夫?”只听过前夫,没听过什么准前夫,医生还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他已经和我提出离婚了,过两天我们就去办理手续。”

    医生和陈嵘视线都落到徐择那里,显然都对这个称呼疑惑,徐择出声解释。

    “他不知道你怀孕的事?”按照婚姻法,婚姻存续关系中,若是oa能够在孕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